首页 > 正文

“成都第一鸟人” 为公务员讲“鸟”事

2012-07-04 15:32:59  来源:国际在线综合  编辑:刘澄圆

广汉鸭子河,沈尤通过观鸟镜寻找红胸黑雁。(资料照片)

篮马鸡(图由沈尤提供)。

  6月29日,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沈尤站在成都市委党校的讲台上,给参加成都市规划管理局“生态绿线控制规划和历史文化名城名镇保护规划”专题培训会的上百位市、区、县规划部门的工作人员作生态保护方面的专题讲座。

  作为NGO负责人,他与政府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但开讲座还是头一遭。沈尤说,他希望将国际上可持续发展且环保的观鸟产业引入成都,让生态观鸟产业取代传统的捕鸟、杀鸟、卖鸟、吃鸟、放生鸟这一恶性循环产业,让成都成为鸟儿的天堂。

  “成都第一鸟人”见过600多种鸟

  沈尤被称为“成都第一鸟人”。走进鸟世界是他读大学时的意外收获。

  1999年,他参与了若尔盖湿地综合治理考察,第一次学会了辨认黑颈鹤、白灵鸟、云雀等鸟,也第一次看到沙化后的环境。从若尔盖回来后,沈尤对环保和鸟儿发生了浓厚兴趣。

  “鸟类就像是环境指示棒,有它们的地方一定是环境优美的地方。”在这个理念的指引下,沈尤每天出门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自家院子里寻鸟观鸟,同时晚上研读环保类书籍。

  因为观鸟,2002年,他在武汉邂逅了他现在的妻子格桑梅朵。两年后,他们组成了成都观鸟圈里的首对“鸟夫妻”。

  后来,观鸟爱好者越来越多,他们的足迹也到了浣花溪公园、成都植物园、广汉鸭子河、崇州白塔湖和彭山仙女山等地。沈尤本人则走得更远,在中国大陆,除了东北和新疆外,他都去过。目前,他已见识过600多种鸟类。

  沙河整治让走了的鸟儿回来了

  沈尤和他的团队不仅观鸟,还研究鸟与人类、自然的关系。

  例如,沈尤就感受到了成都城区建设理念经历过的曲线式发展。

  他举例到,上世纪70到80年代,成都市区能看到4种乌鸦。而如今,再没见过它们。

  “这与成都市民对生活垃圾处理方式有关。”沈尤解释,鸦科类鸟类喜食腐烂食物,而大部分腐烂食物来源于人类的生活垃圾。城市发展过程中,处理生活垃圾的理念与方式也跟着变化。比如说,人们兴起使用塑料袋装垃圾。当生活垃圾都被袋子紧紧拴住,乌鸦们就难以寻找到赖以生存的食物。于是,只好退出这座城市。

  乌鸦不见了,另一种鸟类,棕扇苇莺却走了又回来了。

  沈尤说,棕扇苇莺喜欢居住在长有水草的灌丛里,吃水边灌丛里的小虫。一段时间,成都整治河流时用了硬化河岸的方法,导致这种鸟的生存环境受到了破坏,它们迁离了这座城市。2002年,成都启动了沙河整治工程,突出生态性、亲水性、可持续性和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沙河整治完成后,沈尤看到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走了的棕扇苇莺又回来了。“这是人与鸟儿、自然和谐相处的典型例子。”

  老校区、厂区、公园都是观鸟好去处

  成都市区哪些地方是最好的观鸟场所呢?沈尤说,高校、公园、老厂区、湖泊、河流和水域等都是观鸟爱好者的好去处。

  他举例,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生命科学院旁绿阳村天使林就是一个绝佳观鸟场所。那里绿树成荫,不仅有高大的荞木,也有低矮的灌丛,且少有修剪痕迹,且住户还部分保留着把剩饭剩菜直接倒在地上的习惯,为鸟儿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每年迁徙季节,那里鸟儿种类繁多,最多时达到30种左右,被沈尤称为“生态跳岛”。不仅如此,沈尤和他的团队在那里还曾发现不下10种四川鸟类新记录。

  “某一种鸟儿数量突然猛增,却并非一件好事。”沈尤提到了著名的望江楼公园的白鹭。对于这里的白鹭,媒体曾多次以“白鹭成灾”报道过。沈尤说,“锦江的水质并不太好,河里的鱼儿不可能会很多。”但是,不断有人放生鱼儿入河,为白鹭提供了丰富的食物,导致该鸟类数量越来越多。“如果哪一天,大家都不放生了,白鹭少了食物,数量自然就得以控制至平衡。”

  改变产业链让成都成鸟类天堂

  提及放生,沈尤还谈到了捕鸟、运鸟、贩鸟、吃鸟、玩鸟、放生鸟这一产业链。在他看来,这个产业存在一天,就是对鸟儿最大的危害。因为有数据表明,城市里的鸟笼里每新增加一只活蹦乱跳的鸟儿,与之对应的则是在整个链条中死掉25只鸟。

  “这个代价太惨重了。”沈尤希望人类转做与鸟相关的另一条更具可持续发展的产业链——观鸟经济,通过观鸟项目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让成都成为鸟儿的天堂。

  沈尤透露,今年11月份,成都可能将举办首届成都国际观鸟博览会。这将意味着以鸟为媒的生态旅游作为一个产业进入成都市的社会发展体系。

    (来源:华西都市报)

Powered by CRIonline
© 2001-2011 国际在线版权所有
(京ICP证070688)京ICP备1235456号 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备案编号:1101021983